姬离歌

这是一个杂食性离歌,主要是吃雷安,写雷安,文笔不好请见谅(鞠躬)

好久不见(安哥生贺)

  一大清早安迷修在街道上走着,一抬头,前面是一个绑着头巾男人,说实话那头巾有点像从男人头上长出来的双马尾,不过头巾这么长的,安迷修也就只能想到一个人。
  “雷狮。”听见安迷修的声音男人也转身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紫色的眼睛,还有头巾上熟悉的星星。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好久不见啊!”雷狮的声音一如既往,嚣张,自傲,不过不让人讨厌就是了,因为他有这个嚣张的资本。
  “好久不见,不过你要不要这样,一上来就是这种语气。”能让安迷修收起好好先生笑容的估计也只有雷狮了。
  “以前不也是这样的吗?”
  “你是想打架吗???”
  “我还没有那么无聊,而且我还要去买东西。”雷狮的语气不变,但安迷修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雷狮,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安迷修,你不会是睡傻了吧?”雷狮看着这个还在不明所以的人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一个傻子。
  “啊?”
  “唉算了,今天晚上9点来我家一趟。”
  “为什么啊?”
  “你这家伙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了吗?!”
  “我生日是5月13啊。”
  “今天不就是吗。。。”
  “是今天???”
  “唉,你这人蠢哭了!”雷狮无奈的摇头,不禁感叹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傻子。
  “雷狮你找打是吧?!”
  “我怕我们一打起来旁边的人要遭殃。”
  路人:你们可千万不要“打”起来,我刚刚才装了钛合金狗眼,不想被闪瞎。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体谅别人了?”
  “你猜。”撂下这俩字雷狮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说就算了,谁想知道啊。。。”安迷修在雷狮走了之后嘀嘀咕咕的往家里走。
  “不过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也是闲的慌,去玩一下也没问题。”生日啊。。。
  安迷修闲置在家里决定参加雷狮为他举办的生日会,但是,他不知道雷狮他家在哪啊!
  转眼雷狮那边买好了蛋糕回到家里,两份,一份是安迷修的生日蛋糕,一份是卡米尔的饭后甜点。
  一进门极度兴奋的佩利就冲了出来,紧随其后的帕洛斯和卡米尔是一脸的淡定。
  “老大!我们真的要给安迷修过生日吗?”
  “帕洛斯,给他解释一下,卡米尔你的蛋糕。”
  卡米尔接过蛋糕,深思熟虑了一会说了一句:“大哥,嫂子他不知道我们家在哪。”
  “没事我知道他家在哪,我去接就行。”雷狮一脸淡定,他就是故意不告诉安迷修他家在哪的。
  “老大,安迷修的生日礼物也没见你拿回来啊。”帕洛斯给佩利说了一下大概,然后转过头来补了一句。
  “他生日礼物在我房间里。”解答了他们的疑惑,雷狮开始动手布置客厅,事实证明雷狮作为一个糙汉子也是有细心的时候的。
  晚上8点,安迷修坐在沙发上看书,突然传来一阵门铃声,一打开门就是穿着执事服的雷狮。
  “。。。”
  “走吧,大寿星。”
  一路上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雷狮可以感觉到安迷修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安迷修看见雷狮貌似心情愉悦勾起了嘴角,心中有疑惑升起但也没有感到不安。
  过了一个小时,安迷修不禁感叹,雷狮家离他家是真的远!还有,雷狮居然没有闯红灯!神奇!真的神奇!
  一到下车安迷修就被捂住了眼,男人的身上有一股味道,让他莫名的安心,但心脏随即狂跳了起来,没有理由的跳了起来。
  “雷狮你干嘛?!”
  “你这么紧张干嘛?又不是要杀了你。”雷狮看着安迷修发红的耳朵,恶趣味的凑到了安迷修的耳朵旁边说完这句话还吹了口气。
  “恶党!”见安迷修有恼羞成怒的前兆,雷狮也就不继续调戏自己家的小媳妇,直接把人带进了家里。
  安迷修在雷狮放下手之后看见了一个蛋糕,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就凑在他耳边来了一句生日快乐。
  “傻逼骑士,我爱你。”
  “!!!”
  END.

(凹凸世界同人)(雷安)下一秒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现在的雷狮已经不可能再看见安迷修一样。
  “参赛者雷狮,确认死亡。”凹凸大厅里的女声放出了令人震惊的声音,不过下一秒大厅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声音。
  “雷狮海盗团的首领死了呢,雷狮海盗团里的那群人是不是已经想无头苍蝇一样了呢?”
  “谁知道啊,不过那个卡米尔估计已经心如死灰了吧?”
  “估计他是唯一一个会为雷狮的死而感到伤心的人了吧!”
  “看起来也是,那个佩利和帕洛斯看上去只是为了生存才加入海盗团的。”
  “不过那又怎么样,我们又打不过他们。”
  “是啊,散了吧散了吧!那些人就让那些前十的参赛者去解决吧!”
  没过多久,大厅里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了,这些人之中就有一个拿着双剑的男人,现在的大赛第四——双剑的安迷修。
  安迷修清晰的记得,刚刚雷狮还在一个山洞里和他打架,虽然最后是雷狮赢了,但安迷修要救的人已经走了所以他才回到了大厅,可是为什么他一过来就听见了这么一个消息?为什么他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有后悔和那么一瞬间的心疼?
  雷狮看着走出去的安迷修心中稍有无奈,和安迷修打了这么一架,他的体力有点支撑不住这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身体。
  “安迷修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我还有句话没和你说啊。。。
  “您要和他说什么呢?我可以帮忙转达哦~”刚才被安迷修救下的参赛者现在完好无损的出现在雷狮的面前,像是嘲笑他一样站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参赛者没能兴奋多久就被雷狮的锤子砸死了,死的很难看。
  “你以为你是谁?我就是这么虚弱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你。”雷狮喃喃自语,拖着已经难受得不行的身体往洞穴里走,他实在是不能忍受和蝼蚁死在同一个地方。
  没过多久雷狮看见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向他走来,如此奇特的造型,除了裁判球雷狮想不到别的东西。
  “雷狮大人,您的身体状况您是知道的,就算治疗也。。。”小裁判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雷狮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我知道,在我的死亡信息公布了之后,告诉安迷修,下辈子投胎我绝对不做好人,还有。。。让他好好活下去。”这是雷狮的最后一句话,也是雷狮这辈子对安迷修说的最温柔的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安迷修回过神,一个小裁判球向他走了过来,并把他叫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小裁判球就已经放出了一段影像,刚才雷狮说的话一句不落的记录在上面。
  短暂的话语让安迷修的心脏再一次感到绞痛,这是雷狮说的最后一句话,声音里不难听出疲惫和眷恋,还有藏在心底的,对安迷修的爱。
  他们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了对方,但当安迷修察觉到的时候他们却已经阴阳相隔。
  END.

(凹凸世界同人)(雷安)就算没有你

  凹凸大赛是残酷的,不到最后一个人绝不停止,就算没有你它也还在继续。
  雷狮,你走的可真快,为什么?明明大赛都结束了,你还是没有回来?
  “恶党啊,明明都说祸害遗千年,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走了?”
  “这么早就走了,那么下辈子做个好人吧。。。”棕色头发的男人坐在墓碑前,身后是一个叫做丹尼尔的人,他是这个大赛的裁判长,这个大赛的裁判长。
  “安先生,我觉得您该走了。”
  “丹尼尔,让我和他说一会话吧。”男人的声音是那么温柔,温柔的让人心疼,如果男人口中的恶党此时在这里那么一定会一脚踹过来,然后再把他拉起来抱住吧,不过不可能了,他的恶党已经走了,离开了。
  丹尼尔无奈的摇头,安迷修现在要的是和这块墓碑的独处,和雷狮的独处,所以丹尼尔走出了墓地。
  “雷狮啊,你是看中了我一定会听你的话才说的那句好好活下去吧?你怎么这么残忍呢?有些人就算没有你也和以前一样,可我不一样啊。。。”安迷修脸上多出了泪水,少了那一抹温柔的笑容。
  “为什么你要跑出来帮我挡刀啊?!你的伤明明那么重,伤者就给我好好休息啊!明明是为了保护你!为什么变成了你保护我啊?!”安迷修绿色的瞳子此时全是悲伤,愤恨和后悔。
  恨自己当时太弱,恨自己没能制止雷狮当时的行动,恨自己没能让雷狮留在自己身边,后悔没能好好的对雷狮说一声“我爱你”,后悔当时没有打晕雷狮,后悔没能及时的拉开他。
  “雷狮,你说为什么我尽力救了那么多人,那些人却一个一个的倒在了我的面前?我做了这么多,却连一个人都救不了。。。就连我深爱的你也离开了。”骑士的手抚上了墓碑,冰凉的触感让他清醒。
  “是啊,我听了你的话,你的要求不高,好好活下去,可是我只能做到一半,活下去,不能好好的活下去真是对不起。”此时的骑士脆弱得让人心疼。
  “还好你不在了,不然被你看见这样没出息的我,肯定会被说成傻子吧?”骑士收回了手,脸上是蕴含了太多的笑容。
  “有一句话一直没有对你说,晚安,我爱你,这一次你要等我,不要再一个人先走了。”
  “恶党,下辈子你做个好人吧!这样我就能成为保护你的恶党了!”
  世界就算没有你也在转动,可我不一样,没了你,只会越来越枯燥。
  END.

梦该醒了

     这是第一次在这里发文章,如果你们能看得开心那我会继续努力写下去的!
       以上来自一只野生的离歌~
       接下来进入正题~
        。。。。。。。。
        “我,安迷修,以骑士之名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
  。。。。。。。。
  一大清早雷狮一起来就看见经过凹凸大赛之后半年没见的安迷修,和安迷修脸上恶心帅的笑容。
  “安迷修,你在这干嘛?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来看看最近没有搞事的海盗团是不是在策划什么,还有你没锁门。”安迷修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笑容,半年没听见的声音还是十分的温柔,只是雷狮不仅不觉得温柔还觉得有一些欠揍。
  “安迷修,你是傻子吗?我想休息个几年不行是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巧了。”
  “安迷修,你不惹我你会死吗?!”雷狮努力的克制自己想要一个雷神之锤砸过去的冲动,完全没有想到安迷修的下一句话会把他吓到蒙蔽。
  “不会啊,就是半年没见有点想你。”安迷修说完这句话看着雷狮的表情慢慢的变成了蒙蔽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些。
  “蛤???安迷修半年不见,你真的是越来越让我蒙蔽了!”
  “雷狮,我说过我会看着你的。”
  “不需要!”
  安迷修看着愤怒的雷狮,感觉自己看见了一只炸毛了的猫。
  也许是觉得站着有些累,安迷修直接坐在了雷狮的身边。
  “我觉得需要,再说了不看着你,你岂不是要上天。”
  “安迷修!半年不见你就是为了来气我吧?!”
  “答对了一半,不过嘛,也只有一半。”
  “出去!!!”
  “我不。”
  “。。。”安迷修看见了雷狮头上爆起的青筋,克制了自己想要揉一把雷狮的冲动,说出了让雷狮的冷静彻底消失的一句话。
  “雷狮,结婚吧。”
  “蛤?你的脑子是被那两姐弟的呆毛戳傻了吧?!”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呵,你一个遵守骑士道的骑士和海盗结婚?还有我是个男的!”
  “有人规定骑士和海盗不能结婚吗?还有你是男的又怎么样?我喜欢不就行了?”安迷修脸上还是那个笑容,看得雷狮是一脸难以言喻。
  “。。。”
  “无话可说了?那就穿衣服去民政局。”
  “民政局今天没开门。”雷狮慢悠悠的开口,一脸淡定的看着微笑突然有些破碎的安迷修。
  “。。。”一直让雷狮无语的安迷修终于无语了一次,刚刚想说话雷狮的弟弟卡米尔就推门进来了。
  “大哥。。。”
  “你来的刚好,把安迷修扔出去。”
  “大哥。。。”卡米尔说话的时候眼里带着点犹豫。
  “什么?”
  “安迷修他。。。已经死了,那只不过是。。。 一个幻觉。。。”他看见了雷狮眼里难以置信的水光和突然醒悟的悲伤。
  “。。。”是啊,安迷修已经死了。。。梦也该醒了。。。
        END。